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切换风格

晚霞 龙珠 白云 简约黑色 花卉 简约米色 城市 粉色心情 雪山 绿野仙踪 伦敦 薰衣草 加州 星空
回复 0

该用户从未签到

用户组:新手上路

主题:1

狗狗币:8

台湾交换回来,我不再害怕考研[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26 03:47: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敲完最后一个字,回看开头,很难想象这篇文章原本只是想探讨两岸读研情况异同。近五千字的初稿,在和一起赴台交换的狗哥打完电话后,被我全部推翻重写。

狗哥是一个神奇的女孩子,除了头发比我少许多,其他地方我们无比相似,喜欢独立乐团的她,带着我去台北大大小小的 livehouse看演出。
电话里,我对狗哥说:“在柚子铺和伙伴们讨论起自己为何要读研,我说是因为觉得自己并不特别迫切需要开始工作。”听起来是多么现实而又有些慵懒的理由。聊完后,我才发现,原来是从台湾交换回来后,我才真正确定要考研,或者说,因为去了台湾交换,我才不再害怕考研。
我听着老王乐队一句句唱出我的心声,思索着自己的心态为何悄然改变,想起和狗哥在台北看的三场老王乐队的演出,清晰如昨。
千篇一律的步伐迈向同样的地方

在我的大学生活里,有三次重大选择:大一选择了大二转专业,大二选择了大三去台湾交换,大三选择了大四要考研。仿佛套娃,层层推进,缺一不可,毕竟不转专业就不会去台湾交换,不去交换就不会有现在确定的考研想法。
说来好笑,其实我从小就有读研的目标,可当时我都不知道研究生要做什么。从小到大的环境里,一直有一种教诲:“要考上一个好大学,然后再考研究生,等研究生毕业了找个好工作”。这可能是父母老师亲戚朋友潜移默化的建议,或者是成长环境暗示的一种规划好的道路,之前不曾觉得这个“模板”有错误,毕竟身边这么多人都是这样被“批量熏陶”,自己的人生一直按照这个“设置”按部就班进行
算是顺风顺水,考到不错的大学,满足了自己与旁人对985学校的虚荣。一定程度上,也算是高考制度的某种既得利益者——经过考试的片面筛选,进入大家普遍认可的大学。名校生的确是某种外在的显性标签,但在迷茫这一点上,这种标签并不会带来什么额外的优势。
摆脱了枯燥的高中,却突然发现,未来哪里是考上大学就变轻松了?一定程度上,升学制度给予了我一种虚幻回馈值——失落和迷茫。
两岸青年,或许都围困于z世代的丧。(Z世代,常指是在1990年代中期到2000年后出生的一代人)从研究生的背景环境到招收形式,两岸都有很多相似之处。与大陆类似,台湾研究生的就业率、月平均工资都明显高于本科生。(数据来源:台湾统计资讯网、台湾网站“行政院主计处”)


2011-2014年台湾研究生、本科生群体就业率(单位:%)




2011-2014年台湾本科生、研究生群体月平均工资(单位:元)


小科普:台湾高校招收研究生的方式,分为推甄和笔试推甄类似大陆的保研,成绩优秀的本科毕业生可以申请免试入学,需要有合理的研究计划,同时参加招生院校的口试;笔试类似大陆的考研,考生需要报名参加研究生入学考试,最后招生院校依成绩来录取。台湾“考研”时间多集中在每年的二、三月份,学生可以报考多个研究所,研究所自已出题、考试,各校招生政策各不相同,一些学校也会将本科成绩列为要求之一,具体的录取方法因校而异。如今,越来越多台湾学校也会采用“申请-审核”的方式代替传统研究生入学考试,即根据报考者所提供履历与学术证明对学生进行学术评价,完成第一轮对考生的筛选。两岸的年轻人,一步步经历相似的升学体系,一步步通过考试的筛选,努力“脱颖而出”进入社会普遍期待、认可的学校。和之前只有一种方向、努力就一定会有结果的中高考相比,真正面临社会与校园的出入矛盾时,我们仿佛更难找到自己的定位,跟随大部分人一起向前走,又纠结各种选择应不应该、值不值得、正不正确、喜不喜欢。
我曾经一遍遍循环老王乐队的《补习班的门口高挂我的黑白照片》,“这世界上还有多少人还清醒着,千篇一律的步伐迈向同样的地方,一模一样的穿着埋没在人群中,忘记自己最初的模样。

稳定生活多美好,三年五年高普考正如老王《补习班的门口高挂我的黑白照片》这首歌,在台湾的大小街头,我常常见到各种“补习班”广告牌,和台湾朋友交流时,也发现“补习班”在台湾教育链上的位置尤为突出。
台湾的补习培训市场非常发达,上补习班是很多台湾学生学习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以前多是高中生为考大学而进补习班。随着各大学研究所招生名额不断增加,升研补习市场也迎来了一番跃进,各类考研补习班、冲刺班日渐走俏,与大陆的文都考研、考虫等考研机构大同小异。
此外,近年来备受瞩目的“EMBA”(高阶人员在职硕士专班)因前景看涨,在台湾报考人数也很多,部分考研补习班也有开设了这类专班。
在台湾交换时,我也遇到了几位硕士班同学,他们是工作后辞职甚至退休后又考取的研究所,大家可以很好地交流、讨论。后来才听朋友说,在台湾也有很多人会选择工作后再考“全日制研究生”。《我可能不会爱你》中男主角李大仁妈妈的扮演者周丹薇,曾经是中兴大学法学院的高材生,62岁时又考取了台湾艺术大学戏剧学的研究生,重新感受校园生活。2017年宜兰佛光大学传播系硕士班招生中,以第一名成绩考取的学生叶信康已经高龄90岁。

“大龄”去读研究生也好,延期毕业也好,在台湾好像都不是一件太特殊的事。
老王乐队英文名称是“Your Woman Sleep with Others”,五人中只有大提琴手佳莹刚刚大学毕业;主唱立长、贝斯手洁民、鼓手会元就读政大;吉他手伟硕就读台大,他们是高学历的别人家孩子,又不是传统意义上“金字塔尖”上的学生。吉他手伟硕为了上台北玩转了两次大学,读了台大土木(台湾的大学会开放每年缺额给他校学生转考,上了大学也可以“转学”)。大提琴手佳莹读大二时,他们是学长,如今佳莹毕业了,另四位都选择了延毕,理由不外乎想在顺从家人的期待安稳工作前,再“拼拼看这个乐团”。
政大经济系的主唱立长曾经复读过一年,复读之初他还会去上补习班,但是后来补习班里压抑的气氛让他喘不过气,他决定自己回家读书,后来写了《稳定三年多美好 三年五年高普考》和《补习班的门口高挂我的黑白照片》,讽刺僵化的教育体制。
台湾的“高普考”相当于公务员考试,并不是高考;而立长写歌的时候并不知道大陆流行的那本魔鬼教材《五年高考三年模拟》,阴差阳错的几个文字组合却让两岸的我们在这首歌下找到了共同的归属。
两岸绝大多数年轻人也都一样,被校园和应试填满,也有着相似的烦恼和焦虑。迷茫是普遍的,谁没有经历过残酷严苛的升学过程,又在成长的道路上收获落差呢?
前辈们费尽心思总结通往成功的公式,我们纷纷被这公式束缚了手脚,把这以外的每一件事当作冒险,只敢瞧一瞧新鲜。偶尔心生异动,自己却早已在心中说了不可能,于是我们安于现状,安于苍白脆弱的现实。
“前方一条路,认真读书继续考,稳定生活多美好,三年五年高普考。”


知足常乐的那些年头,拥有无限的自由在台湾度过的那段日子,看一场场音乐演出,见证一个个别人的故事,莫名多了一份“与世隔绝”感,仿佛我只要没有在原学校上学,就没有过度焦虑与迷茫。对生活的理性感知也因此重新慢慢累积,如一块块砖头,慢慢建筑着坚硬的城墙,用来抵抗情绪里隐藏的那些消极。
当然我依旧希望自己能想明白当下面临的选择。因为在柚子铺,也认识了不少台湾朋友,我们一起讨论过读研究所这件事。他们有的正准备考研,有的正在读研究生,有的已步入职场。
小飞今年二月份刚刚参与了台湾考研:对于自己所学的物理专业,需要进一步深造才可以有更多学术收获,研究生学历也可以为就业带来更高的起点,同时也会是一个提升自己能力的机会


小维
为去大陆交换延毕一年,现在台海大读研二:我读研究生的初衷是想训练自己找到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与逻辑性思考


  Jack

去过大陆工作、回台湾后从事咨询顾问行业:我在毕业时写下的感悟分享给大家:“学界的论文,距离真实生活中的问题还是很远的,但开创了不同的思考方式与道路,学会运用多种角度,对知识怀抱好奇心,然后开始面对离开校园的真实世界,更是种长大的责任。”


对于读研的意义,我们可以想出很多“为什么”:出于将来求职的需求,所学专业对学历有更高要求,研究生学历更容易找到满意的工作;对本科专业不感兴趣,希望通过读研找到自己真正的兴趣所在等等。
我纠结过应不应该、值不值得、正不正确、喜不喜欢,但其实我只是受社会普遍价值观的影响,自动把别人的期待和自己的愿望等同,默许了他人期许的大规模入侵,甚至占据,一步一步成为升学系统里的普通一部分。或许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不做无谓的横向攀比,只做自己的纵向规划。
毕竟,“知足常乐的那些年头,拥有无限的自由。”
老王乐队《安九》
我还年轻 我还年轻围绕政大金旋奖“枉少年”的主题,看着周边同学们在毕业求职即将面对社会时的迷茫,立长写下了这首《我还年轻 我还年轻》。


正如之前有人会问为什么要去台湾交换,我不知道怎么精确解释。现在我问自己“为什么要考研”,我也说不明白全部。
我还记得,去年12月20日我和狗哥从台北跑去了台南。就这样,2020年大陆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的前一晚,我们俩在台南一家711吃泡面,窗外马路上人不多,我们俩无比冷静,假设着自己一年后此刻,内心充满期许。
当我想起在台湾遇到的那些人、见证的一个个故事、参与的一场场音乐演出,我就觉得,内心的过度焦灼着实无用,考研也没有什么可怕的。
毕竟,这只是一场完全由自己决定才产生的考试。毕竟,无论如何,都有这么多让自己活的精彩的方式。我们还年轻,总要选择一条路,无论它是曲折还是笔直,无论它有多少路口和拐弯,害怕也好,孤独也罢,都要迈开双脚,一步步的走下去。毕竟每一步,都迎向长大。
屏幕前面的你是在准备考研吗还是已经读研你对读研有什么想和柚柚分享的呢?评论区见哦~
图文 | 田田编辑 | 柚小菲
责编 | 沙桐&Yaki特别感谢小飞、小维、Jack


更多精彩回顾 人物专访|一个为去大陆交换延毕一年的台湾青年

我为了回避当下才选择去台湾交换

台湾师生情:台湾给了我一个可爱的爷爷(上)

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柚子铺台湾交换生服务




上一篇:【研考咨询】2020年考研国家线预计四月中旬左右公布
下一篇:听说,你还在纠结要不要二战...
发帖求助前要善用【论坛搜索】功能,那里可能会有你要找的答案; 如果你在论坛求助问题,并且已经从坛友或者管理的回复中解决了问题,请把帖子标题加上【已解决】; 如何回报帮助你解决问题的坛友,一个好办法就是给对方【评分】和【分享】,加分不会扣除自己的积分,做一个热心并受欢迎的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考研狗 ( 蜀ICP备16009247号-1 )|网站地图

GMT+8, 2020-4-9 12:22

Powered by 考研狗 X3.4

© 2017-2022 考研狗

返回顶部